重生
评分: 0+x

这是我在医院里的第六天…一个小时前,我的腿被截肢了。

我完了…

我在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会这么严重,有一颗子弹嵌在我膝盖的骨头里,然后引发炎症,坏死,一切都往最坏的方向发展。谁知道怎么回事,说不定都是唬我的…

稀里糊涂的,我就丢了一条腿…想想看今后会怎么样,基金会的工作又如何呢?我的队友们现在还不知道,但是早晚,他们会知道的。会知道我变成了一个废人…也许一开始会安慰我,但终究会将我抛弃。不然呢,硬要我继续执行任务,给我安上假肢,安排我坐复健?开什么玩笑,这可是基金会…不容一点闪失。我只会在接受记忆删除后,回到乡下老家度过无意义的后半生。

“可恶!”我不由得骂了一句。

就在这时候,病房的门突然被开了,医院的护士走了进来。她长着一头银色的头发,那一点也不像染的,甚至好像在发光一样。
总之她是个很美的女性,人也很和善。
但今天感觉…她和平时好像有什么不一样,在气场上。

“抱歉,我忘了敲门…先生,您还好么?”

“不好,简直是糟透了,我的职业生涯就要因为少了这条腿而结束了。”

我攥紧拳头,用力的锤了一下床。铁板床发出吱呀声抗议。

“抱歉,让你见笑了。”

“没关系的,放松一下也好。嗯…您看过窗外的花了吗?”

护士走到窗户前打开了它,接着外面新鲜的空气吹了进来。并没有什么花。

“进来吧。”那个护士拍了拍手。

好像是听到召唤似的,外面伸进来一种长长的藤蔓,上面开着紫色的小花。

“这就是你说的花?说实话不怎么样。”

作为花来讲实在是不漂亮,感觉很像小时候见过的牵牛花,甚至还不如。

“这种植物是很特别的,只要碰一碰它,就会释放出一种令人愉快的花粉,对您很有帮助。”

“是么…”

这算什么?SCP吗?不算吧,一种普通的植物罢了。我最近还真是神经过敏啊…

护士用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花朵,顷刻间淡粉色的花粉就充满了房间。然后那株植物抖了抖花粉,自己退了出去…

幻觉?

“放松点,先生。我们知道您的身份,您有一份好工作呢。”

“什么…什么身份…什么意思?”

那个女人向我走来,她脸上挂着虚假的微笑。我猛地坐起来,手伸向藏在枕头下的枪…

“别过来!再往前一步我就…”

我的话停住了…枪不在…

那一瞬间,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紧张到了极点,然而那粉色的花粉却强制性的让我回到了放松的状态。

“您的腿要是治不好的话,您的职业生涯就会结束,即使是这样也没关系吗?”

她坐在床边,收起了笑容。

“这…”

“我们能帮你,或者说——救你。”

我看着她的脸,我感觉不到恶意,找不到拒绝的理由…

“我不明白你们要怎么…”

这您就管不着了,我们会治好你,而你只需要付一点钱就可以了。

“只是一点钱?好吧。”

我妥协了。

没有透露机密或者别的什么,不算背叛组织,我这么想到。

之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,他们为了保密使用了什么能记忆删除的东西。我再次回复意识的时候已经和队友们一起回到了站点,我想他们可能还有什么能控制我身体的东西。因为队友们说我是神清气爽的自己走回来的。

“他们持有复数的异常…并且很可能在尝试应用它们。”我向站点主任报告了事情的经过,毕竟一条腿不会凭空出现。

“我们去已经去搜过了,可他们消失了。谁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做到的。一点痕迹都没有。不过,我们在你的邮箱里找到了一包种子。”
站点主任说着将一个印着EOM三个字母的油纸包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种子?”

油纸包背面印着图案,是医院里释放花粉的那种植物。

“除了种子外还有一份种植手册和一封信。”

“信你们看了吗?”

“当然,上面写着感谢你选择了他们EOM的服务,附赠一包EOM-361的种子,还期待你下次惠顾呢。”

“别开玩笑了,主任。EOM,以前出现过这个组织吗?”

“没有,这是首次发现,不过根据编号来看,这个组织至少持有三百多个异常。而且开始出售它们了,这对我们基金会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,需要尽早控制住他们才行。”

主任摇摇头,有些头疼的样子。

“说的没错,主任。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个专门处理此事的机动特遣队。您觉得我们队合适吗?”

“哦?你的腿伤?”

“已经完全好了。”我敲了敲我的腿,令人惊讶的是连原来有的疤痕都没了。

“那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Site-██,员工宿舍。

我将一粒种子种在了花盆里。

“能长出来吗…”

“队长,你在种什么呢?”

“一种特别的植物…”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